江惠坚

简介

江惠坚,广州江惠坚汽车运动策划有限公司董事长,赛车人俱乐部创建人。中国最出色的车手之一,从2003年开始参与越野运动。2005至2009年,连续5年年度总冠军。

基本信息

中文名:江惠坚
籍 贯:广东花都
出生日期:1967年
爱 好:旅游,下棋

成绩荣誉

——2004——

广州首届三菱越野嘉年华获最佳车手奖。

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中曾获:北京金港站A组亚军、湖北武汉站亚军、山东德州站亚军、A组车手年度总成绩第六名。

——2005——

首届中国越野锦标赛全场总成绩和汽油组第一名,并为俱乐部摘取队赛和厂商队杯冠军立下头功,

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中获:临沂站第二名,河南站第一名,鸡西站第八名,胶南站亚军,大连站冠军,阳山站第四名,成都站冠军,顺德站冠军,总决赛亚军,以191分获得2005年A组车手年度总冠军

获“2005年越野运动最佳车手”

——2006——

中俄冰雪越野赛中获总冠军。

中国东川泥石流汽车越野赛A组冠军。

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滨州站B组第6名,山西晋城站B组第2名。广东阳山站B组第1名,四川成都站B组第1名,广西南宁站总决赛第1名,2006年度B组总成绩第1名。

——2007——

全国四驱拉力系列赛:漠河站总成绩第3名.云南东川站总成绩季军.内蒙古呼伦贝尔站第5名;年度总成绩第4名!

全国青年汽车短道拉力赛“玛吉斯轮胎杯”第三名。

广西荔浦"茂盛杯"全国汽车短道拉力对抗赛第二名。

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河北涉县站冠军.内蒙古乌海站冠军.福建厦门站第4名,广东阳山总决赛第1名,汽油组年度总成绩第1名!

——2008——

首届东乌旗100英里超级英雄挑战赛冠军。

四驱拉力锦标赛系列:漠河站冰雪汽车越野赛季军。中国东川泥石流汽车越野赛冠军。中国罗布泊沙漠汽车越野赛暨中国汽车越野系列赛新疆分站赛第十名。中国汽车越野系列赛阳山站冠军。年度积分总冠军。

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怀柔站亚军,乌海分站赛冠军,邵武站第四名。晋城分站赛第四名。厦门(集美)站第六名。阳山总决赛第一名。年度总冠军。

被评为2008年度最佳车手、“双冠王”。

——2009——

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云南建水站第六,云南景谷站第一,福建连江站第五,山东薛城第一,北京怀柔站第二,内蒙古鄂尔多斯站第一,浙江武义站第二,福建厦门站第五,湖南郴州站第一,广东阳山站第二。年度总冠军。

被评为2009最佳场地越野车手。连续5年冠的辉煌。


坚哥赛车


——2010——

全国四驱拉力系列赛:中国东川泥石流汽车越野赛冠军。

相关报道

5.jpg

在飞车王徐浪的家乡武义,赛车运动已经深入人心,蔚然成风。人们经常谈论的是,徐浪这个开大货车出身的莽撞人,怎么就成为了中国拉力运动的领军人物呢?趁着2009年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在武义进行的机会,记者采访了中国越野界连续四届的年度总冠军江惠坚。从他的故事中,我们可以看到徐浪的身影。他们的成长经历是那么的相似,都是从大货司机出身,都是自己比赛维修一肩挑,都是那么豪爽热情,更重要的是,都对赛车运动情有独钟、极度发烧!原来赛车人的血脉都是相同的,上帝在制造车手的第一道工序里,就给他们的血管里添加了汽油的成份,只要听到引擎的轰鸣声,他们就会把自己燃烧起来。

越野之王江惠坚,就是这样一位看似疯狂,实际腼腆的虬髯客。他的赛车经历也与中国汽车场地越野运动发展史一样精彩,一样耐人寻味。

1.jpg

2.jpg

一、六年之前的场外观众

江惠坚介绍说,在场地越野运动这个圈子里,他几乎是从事这项运动最晚的人,是从2003年7月份开始接触场地越野赛事的。“当时在花都举办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我作为一名观众去看了。当时是第一次接触到这项运动,看到了王志广、江耀桓等名将的精彩表演,牢牢地记住了他们的名字,非常羡慕,那时候可不敢想象有朝一日会与这些名将成为队友。”在场边受了这场“启蒙教育”以后,江惠坚感觉越野赛车非常好玩,从此就想方设法进入这个行当,一发不可收拾了。

在此之前,江惠坚对汽车运动一直非常有兴趣。他从1989年开始开摩托车,而且逐渐开出了一定的名气。尽管也因为开快车出过几次小小的事故,让自己的皮肉受了点儿苦头,但是江惠坚毫不在意,乐此不疲。

“到1992年,因为经常与摩托车的各种机械故障作斗争,自己就开了一家摩托车修理店。有了一些经济基础后,自己就买各种各样的摩托车回来拆装、修理,从中也学了很多机械维修方面的知识。修好了车之后,又开出去试车,经常把车开到动力的极限,这样一来,对车的感觉和速度的感觉都比较好。”到了1994年,江惠坚开始接触汽车。刚开始,自己买了一辆载重5吨的东风货车,跑运输。这次又遇到各种各样的汽车机械故障,开始跟它们做斗争了。江惠坚习惯性地仍然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按照摩托车的原理,尝试起大货车的维修。遇到不懂的地方,就自己买书来看,就这样无师自通地成了一名汽车维修。

当时去拉货总是在夜里跑,到山区收货,走的又是各种荒无人烟的崎岖山路。江惠坚的车比其它的同伴都破旧得多,但是开得却永远是第一快。就这样,江惠坚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驾驶风格:白天谨慎,夜间疯狂;市内老实,山路嚣张。在山区夜路上跑了一年多,江惠坚“民间飞车王”的名声越来越响。他干脆不再拉货,而是转到了汽车维修方面,开起了一间“4不S”修理店。从1995年开始,江惠坚正式进入了汽车维修领域,再一次将自己的事业提高了一个档次。

江惠坚对汽车的感觉,总是离不开摩托车。虽然后者是两轮运动,但是从过弯技巧、路面判断和车的性能极限等方面两者都有着太多的相通之处。经过多年的磨练,不管在外界看来,江惠坚拿了多少个年度总冠军,但是在他自己心目中,始终把自己当成一名摩托车手,尽管开上汽车之后,基本就不再碰摩托车了。

二、业余赛道里的业余车手

江惠坚有个亲戚叫徐伟瑜,特别喜欢赛车,而且在江惠坚的“发蒙阶段”,人家就已经是自组华南虎车队的专业人士了,圈里人称“大头瑜”,声名显赫。看过花都站的场地越野比赛之后,江惠坚四处打听哪里能整到正宗的赛车,经过亲友提醒,这位专家的名字和亲戚关系被同时发掘了出来。当时大头瑜正好有一辆淘汰的2020吉普车要出手,江惠坚把它买下来。亲是亲、财是财,该花多少钱还是照样得花。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辆专业座驾,江惠坚立即出去找些废弃的工地和荒山练车。那时候技术还不成型,经常遭遇各种难题,但是他沉迷其中完全不能自拔,一有时间就跟大头瑜车队的车手和维修们混在一起。人家专业车手成天训练,他这个业余爱好者也跟在一起发烧:“江耀桓教了我很多赛车的东西,可以算是我的第一名教练。”

2004年,在广东阳山有一个省级规模的小赛事,身边的很多朋友都去参加,江惠坚也从这一站开始,正式进入了场地越野赛车界。只不过当时自己还对如何参加比赛懵懵懂懂,基本上属于摸着石头过河,就组织了一个集机械维修、轮胎主管、主力车手、后勤保障等种种职责于一身的“庞大”赛车队,以个人名义参加比赛。说得简单一点儿,在副驾的座位下面塞进一个工具箱,江惠坚就单枪匹马上了赛道。

赛道上,华南虎车队的主力们跑得风生水起,而江惠坚这个初生牛犊则有样学样,也模仿着别人下场去豁。“经验是肯定没有的,再加上自己开得比较猛,而那辆2020的车对于比赛来说,也确实有待进一步的改装。总之,刚一进场,就折了,没能完成比赛。”

如果能完赛的话,估计江惠坚肯定是全场最快,但是这样去快,本身就决定了根本不可能完赛。“当时是过了一个深水坑后出来进馒头阵的障碍,我的脑袋里根本就没有收油这个概念,加着油门就冲上去了。车轮像是摩托车表演一样,跳得几乎不沾地。跑了20多米,集电器先掉了下来,然后前桥受不了了,撇了,轮胎也摔了出来,整个这辆2020算是被我给开散架了。”

回到广州的家里,江惠坚开始了更加发烧的改车运动,改了就去试,试完回来再改,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大头瑜一看,精神可嘉,儒子可教,这门亲戚还得认,就让江惠坚把自己的修理厂关了门,到了华南虎车队的修理厂来工作。“主要工作是维修、改装,顺便也做个车手。”

三、全场最快的未完赛者

2004年的株洲站,江惠坚又报上了名,不过这次以华南虎车队赛车手的名义参加,不再是“个体户”了。去了6、7台车,除了车队自己的车手外,又来了几个“自带干粮酒水”的车手,挂靠在华南虎的旗下。江惠坚这次总算是有组织了,不过,身份仍然很不纯粹,还是以车手兼维修主管的双重资格出现在赛道里。何时干什么,取决于发车时间表进行到什么阶段。

在进入赛道的前20秒,江惠坚还是一名参赛车手,20秒之后,他就变身成了维修。“一下发车台,先是一个台阶路,接左弯上山,然后是馒头路。当时下着雨,我开得很快。上弯之后,赛道里有一个20公分高的树根被前车刨了出来,我的前轮撞在了这个树根上,一下子就把前轴给撞坏了,只能退赛。”江惠坚说这个故事的时候自己也忍不住嘿嘿直笑,因为他在描述撞的那个“株”时,也想起了成语“守株待兔”的来历。

到云南第二站的比赛时,江惠坚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尽管这一次仍然没能完赛,但是好歹进入了第二轮。说起来还是没有经验,在距离终点只剩下20米的时候,在最后一个障碍双边桥上“搁浅”了,赛车像是一只被按住盖子的乌龟,无论四蹄如何拼命地挣扎,就是不能移动半步。在全场观众的哄笑声中,江惠坚只好选择了扬手退赛,但是他相信,下一站,自己还会再来的!

养精蓄锐、总结经验,江惠坚怀着“就不信我不行”的必胜信心,来到了第三站郑州的赛场,结果这一次自己总算是没犯什么错误。但是谋事在人,成事还得看天。“有一个V型沟,接在浅水坑后面。前面的几台车轮胎带着水过去,几下就把出口的地方给泡软了,结果后面的车全部都没能通过。第三次比赛,又没能完成。”尽管仍然没能完赛,江惠坚这次没再责备自己。如果说,老天爷成心要给自己设置障碍的话,一定比蔚少雄(中国汽车运动联合会越野赛道设计师)的花花肠子多拐几道弯,自己既然上了这条道,就只能选择顺从吧。

四、积分榜上的专业冠军

回来之后,痛定思痛,江惠坚开始了艰难的总结和提高。为什么我总是不能完赛?而假如能够完赛的话,我的速度肯定是全场第一?这时候他才想明白,要想把赛车开得像自己那么快,每个车手其实都做得到,但是如果这么快了,就一定完不了赛。所以,离开成功率单纯谈速度快慢,那其实是毫无意义的。而自己却一直对速度念念不忘,还沾沾自喜。

“从这以后,我不再单纯地讲究速度,而是把场地里的障碍进行了分类和归纳。所有我没把握去过的障碍,都被划成‘死障碍’,而自己能够熟练通过的地方,都被划成‘活障碍’。在比赛中,遇到‘死障碍’就减速爬过去;遇到‘活障碍’,我的地盘我作主,那就是全油通过。从节奏方面来说,有张有驰,这样比赛就流畅多了。”

到了第四站的比赛,在北京金港,江惠坚终于第一次完成了比赛。而且正如他所料,只要能完赛,那就绝对最快!这个在赛车圈里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一完赛,就拿到了全场亚军,而且与何锦权、王志广三人的差距只在一秒钟之内。这是江惠坚第一次从终点的方格旗下全身而退,也是第一次在颁奖仪式上站在台上喷香槟而不是站在台下伸着脖子被别人喷。

从此之后,江惠坚在赛后就变成了领奖台上的常客,连续拿到了三个亚军,到2004年的年度积分排行榜上,江惠坚名列年度第六。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经过了一个冬天的蛰伏,到2005赛季开始的时候,江惠坚终于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个分站冠军,而且由此从“临时户口”变身为“常住户口”了。

“第一个冠军是在郑州拿到的,当时在比赛中只是以保稳为主,并不是说能拿成绩了就使劲去拼。只想的是先完赛,再谈成绩。比赛的主要对手就是马淼,整个2005年,我们俩几乎在所有的分站上都是包揽了冠亚军,一个第一另一个第二。从第一个分站冠军之后,我又拿了4个分站冠军。到年底的时候,在积分榜上以微弱优势超过马淼,拿到了第一个年度总冠军。”

之后的06、07、08三年,江惠坚连续蝉联年度总冠军,从最初分站连续退赛的四连败,到现在年度称雄的四连冠。江惠坚这只小毛毛虫,终于完成了艰难的蜕变,成为了美丽的花蝴蝶。

五、享受比赛的九洲游客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障碍里的水。”每场比赛结束之后,江惠坚总是第一个把电话打给妻子,而妻子的叮咛永远那么温柔贴心。而这时候的江惠坚,其实已经不再用妻子担心了。面对比赛,早已经过了分秒必争、每场都要赢的初级阶段,心态好了,目标远了,在比赛中完赛,拿到足够的积分就成了自己最基本的任务。以这样的心境去比赛,自然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从容不迫,左右逢源。而了解赛车运动的人都知道,行百里者半九十,一个车手如果能够控制自己的心态,基本上就已经赢了九成。

“从我第一次参加比赛,我的妻子就一直支持我,即使是在连续四场都不能完赛的时候,她始终相信我的技术和能力。我们赚钱不是很多,我也不是一个会理财的人,家里的财政大权都是我妻子掌握的。我们要买赛车的时候,从经济上讲还是比较吃力的,但是她仍然二话不说拿钱出来给我用,一直支持我。” 江惠坚谈到自己身后这个默默支持的女人,眼神一下子就温柔了以来。可以想见,只要妻子有一丝一毫的犹豫,眼前这个四届年度总冠军就不存在了。

在场地越野比赛之外,江惠坚也参加了拉力越野系列比赛,而且成绩也相当的骄人。不过,说起来,第一次去内蒙比赛,也还是懵懵懂懂,连什么叫A到B,怎么个比赛法也都搞不清楚呢。但是凭借在场地越野里积累的经验,连续几天的比赛,都一直保持着前三名的成绩。到最后一天,比赛就成了华南虎车队华庆先、任志国和江惠坚三强相争的“内部运动会”了。而江惠坚也在这最后的时刻,再度积累了宝贵的比赛经验。“当时有很多人给我支招,有人说,最后一个赛段了,千万不要着急,否则功亏一篑就得不偿失了;也有人跟我说,最后一个赛段了,只领先任志国十分钟,该放手一搏了,否则功亏一篑就得不偿失了。各种意见都有,结果我谁的也没听,既没刻意去快,也没简单求稳,而是按照自己的节奏,以正常的速度完成了比赛,最后领先的优势反而还增多了一点儿。”

经过这一站的比赛之后,江惠坚对长距离的越野比赛就更加得心应手了,最主要的是从心态方面有了自己的“调校数据”。现在的江惠坚,不但参加比赛,更要享受比赛。在景谷站的比赛时,正值当地少数民族的泼水节,在紧张的比赛之余,江惠坚开着赛车在街上驶过,被泼了一盆又一盆,这是他最快乐的一个分站。而在巴丹吉林站的沙漠里,他冲一个100多米高的沙丘几次未果,最终卸下领航员及其70公斤载重量才上去。当他在山顶上等着领航员艰难地爬上来时,不再为耽误了多少时间而懊恼,而是为他在沙漠里从事艰苦的“减肥运动”而好笑。

年复一年,全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和长距离拉力越野系列赛在九洲大地上一站一站地举办着,江惠坚也随着赛事云游四海,把万水千山走遍。只不过,现在的江惠坚,日常生活就是激烈比赛,激烈比赛就是日常生活。跑着,看着,走着,过着,胜负于我心何加焉?有了这样的心态,正如古龙笔下的侠客们,江惠坚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境界,手中无车,心中有车,眼前无道,轮下有道,大千世界,三界五行,何处不是我的赛道!

3.jpg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