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说从前慢,而这里,就是从前

玩趣|越玩越野|2016-12-05 10:53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慢》木心

在北京,上海,广州

我们一分一秒也不敢“慢”

慢下来,整个社会都会超过你

它既是一种浪费,也是一种奢求

但是在远离经济核心的祖国另一个部分,却似乎仍在诗歌里——那里就是“从前”。人们可以从一碗热腾腾的牛肉拉面开启新的一天,甚至太阳落的也比“大城市”要晚一些。

不严谨地说法,我把“那里”称为“西域”。从北京飞上不到两个小时,我要在这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把哪些恼人的Excle、PPT、KPI全部忘掉,然后到达一次“西行漫记”的起点——兰州。我将以这个黄河畔的西部重镇为起点,继续向西,将“慢”作为一种生活方式,过几天在北京不敢想象的奢侈生活。

兰州

听我哼一首黄河谣

生活在东部的我们,对“兰州”似乎都没有多大的敏感度。事实上,作为黄河上游最大的城市,兰州的人文气息和经济地位完全可以同我们印象中的“大城市”平起平坐。然而对于我们——“新一代K2西行漫记”的队员们来说这并不重要。让我们感兴趣的,是一种“慢”生活带来的幸福感。

“中山桥”,作为兰州的重要地标和交通要道已经在黄河上伫立了一百多年。一百多年黄河水未变,两岸的人却变了。

“老人”们会给你讲羊皮筏子和牛肉拉面的故事。如今,兰州市内跨河大桥林立,羊皮筏子甚至作为一个旅游项目都难觅踪影。但是牛肉拉面还在——我们的“西行漫记”,就从一碗“头汤面”开始。

看似普通也确实廉价的兰州拉面包涵的内涵足以让人大吃一惊。一碗面,要讲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说的是汤头清、萝卜白、面条黄、香菜绿、辣子红。

别以为西北大汉对待生活就会粗枝大叶。一碗拉面足以反映出他们的生活态度——看似漫不经心,却下足了功夫。你是无法在下午以后的兰州吃到拉面的——兰州人的一天从“头汤面”开始,这几乎成了一种仪式。吃“头汤”,不仅是为了更干净的汤和更原始的味道,更是为了一天的好兆头。这是一种规矩,一种态度——这种态度,千年未变。

大美青海

让我吟一首诗

西宁是一个距兰州仅2小时车程的另一个省会城市,但是它呈现出来的气质完全不同。不过西宁并不能算得上是“西行漫记”中的一个目的地——它不过是我们在青海省的第一个落脚点。

虽然仅是“落脚点”,既然是“西行漫记”,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享受西宁的夜晚——以绝美的烤肉开始的夜晚。

西宁的夜晚既清新又火爆——既然生活不急不缓,为什么不去夜市消磨晚饭后的时光?甜醅子和酸奶都是名誉天下的美味,在莫家街上你能看到好几块“舌尖上的中国”的招牌。

对于不了解藏族文化的内地游客来说,塔尔寺不过是一座具有很强观赏价值,能大开眼界的建筑和雕塑艺术博物馆。实际上,塔尔寺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黄教)六大寺院之一,是世界第二大佛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在藏传佛教乃至整个藏族文化中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栩栩如生的酥油花,绚丽多彩的壁画和色彩绚烂的堆绣被誉为“塔尔寺艺术三绝”,寺内还珍藏了许多佛教典籍和历史、文学、哲学、医药、立法等方面的学术专著。

初冬的暖阳,无人打扰的角落,清净的内心和执着的信念——“慢生活”的最佳代言人。

队伍到达青海湖的时间似乎并不十分合适——油菜花早已匿迹,绿草也难觅踪影,甚至翻越祁连山的时候还遭遇了雨雪天气和结冰的路面。这些对于大多数旅行者,和大多数旅行者们所开的车来说都有些过于苛刻了。

“苛刻”,反而是一类人更喜欢的旅行方式——既然是去没去过的地方体会未曾感受过的生活,遭遇一些意料之外的挑战岂不是更有意思?

在关于青海湖的所有描述中,“宝石”是出现几率最高的关键词。阴雨很快就过去,湖面和天空呈现出统一的碧蓝——刹那间真有那么一丝海天交接的感觉。近距离接触圣湖,让我在瞬间迷失了自己——那一刻,王洛宾、海子、仓央嘉措似乎灵魂附体,我想为这晴空、碧湖和神秘的“西域”朗诵一首诗。

有很多数据能描述出青海湖的大——湖泊面积4000余平方公里,环湖周长360km,需水量1050亿立方米。但是没有任何数据和语言能描述出在乌云散去之后,反射出蓝天颜色的青海湖之美,和你行驶在湖边,左手是雪山,右手是圣湖的那种直击内心的震撼和豪迈。

西出阳关

故人何在?

出了阳关,就是真正严谨意义上的“西域”了。从前遥不可及的“西域”如今不过是几个小时的车程,如果坐飞机的话甚至一顿饭的功夫都用不到。可是在几百年前,这段丝绸之路的一小部分也要驼队走上几个月。

张掖的丹霞地貌不过是“西域”的诸多“神迹”之一。在不同光线、不同角度下,这些亿万年的赤裸裸的地表呈现出不同的色彩,甚至你能从中读出地球的不同感情。自古,张掖也是内地与西域往来的重要一站——也许这样的美景给了人们情愿绕道也要从此经过的理由。

嘉峪关,印象中不过是地理考试中的一道填空题——长城的起点。亲临其境,站到这个雄关脚下,你才能发自内心地感受到时空的浩瀚与壮美——每一面城墙,甚至地面的每一块土砾都在讲述千年故事。它早已不是一道关口,或者一个旅游景点了——它代表了中华历史上重要的一个阶段,也是关于“西域”的一个重要注解。

鸣沙山,月牙泉,莫高窟是敦煌的几张名片。也正因为如此,一个荒漠边缘的小城不仅成为名噪天下,还成为了文艺青年们的目的地。

敦煌是盛唐时期内地与“西域”最重要的连接点,至今当地人的不少生活用品还能找得到中亚甚至欧洲不少地区的风格。作为此次“西行漫记”的终点,它用壮丽的沙漠风光和神奇的石窟壁画征服了所有人,也让每一个身临其境的旅人更加对这片土地欲罢不能。

“慢”

是骨子里的品质

我们生活中的“快”,是为了能在浮华社会中安身立命。往高尚了说,是在建设一种物质文明。

来自“从前”的“慢”,反而是建立在千年前的物质文明之上——那是一个盛世,同样具有高度物质文明,人们已经懂得生活的本质。在“西域”,这种本质渗透到每一个人的骨子里,表现出来就是他们的生活品质。这不仅代表了“从前”,似乎也更能代表“未来”。

“西域”还有很大,路还有很远。我们,慢慢走吧!

文章评论